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重庆发扬科技有限公司 良心推荐《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》何以明撩易躲,暗糖难防

发布日期:2024-05-30 07:45    点击次数:137

第九章 她是一把烈火

商仲伯又不是没有年轻过。

他深知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,就算是没有爱情,在那方面也是有很强烈的需求的。

虽然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洁身自好,在万花丛中始终保持着理智和冷静,但总不能让他一直这样理智下去吧?

商仲伯就是要把商陆放在烈火上炙烤。

而乔荞”女主是改名了吗就是他挑选出来的,最好的那一把烈火。

看着儿子进了卧室,商仲伯美滋滋的哼着小曲。

呵!

一天不破身就两天。

两天不破身就一周。

一周不破身就一个月……

倒是要看看,这臭小子能坚持多久。

睡在地铺上的商陆本就不习惯,加上正常的生理需求得不到舒缓,前半夜基本上没有睡着。

以前他拒绝身边的任何女人,没有哪个女人能离他这么近,那种强烈的感觉也就没那么明显。

就算有,他自己也会克制。

但今天晚上,虽是乔荞睡床他睡地铺,但卧室又小又窄,铺了地铺基本没有下脚的地方了,乔荞离他不过一米的距离。

满屋子都是乔荞身上淡淡的沐浴味体香。

他克制自己,去想集团里的那些事情,甚至把化学元素周期表都背了好几遍。

但乔荞那截纤细白皙的腰段,时不时的跳进脑海。

要人命!

这跟乔荞的美貌毫无关系,并不是她吸引了他。

这完全就是一个男人最正常最原始的一种渴望。

实在睡不着,他坐起来靠在墙上,给秦森发了一个微信:欧洲那边的收购计划,发过来。

秦森是他的左膀右臂加股东伙伴,平时习惯了昼夜颠倒的工作作息。

看到微信,秦森回复:你又半夜工作?这欧洲的收购计划我白天才跟你说过了,你不用这大半夜的折腾我吧?

商陆言简意赅:发过来。

秦森:服了你了,发过去了。

收到文件的商陆,很快投入进去,也很快把最开始的欲与望抛得干干净净。

没有任何女人,能够扰乱他的心神!

很快,他聚精会神,忘了自己身在简陋的出租屋,也忘了身边的乔荞。

仲夏的夜静谧而美好。

只是低低的抽泣声,忽然打破了这阵静谧。

商陆借着手机里的光,发现睡梦中的乔荞小声抽泣着。

她抽泣得有些厉害,肩膀在颤抖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商陆看着乔荞。

乔荞还在做梦。

梦到了父母离婚的那一年。

爸爸不要她,妈妈也不要她。

她抱着妈妈的腿,哭着求着让妈妈带她离开。

妈妈狠心说:带着你这么个拖油瓶,我还怎么重新嫁人?

她被妈妈狠狠踢开了。

那一年,那才四岁。

刚刚记事的年龄,很多记忆都是模糊不清的。

唯独被父母抛弃的这一幕,像一根扎进心窝的刺一样,镂心又刻骨。

“乔荞,你没事吧?”看她还在抽泣,商陆轻轻拍了拍她的肩。

她醒过来。

痛苦的梦境仿佛刚刚发生过。

可商陆的声音提醒她,她又做梦了。

“抱歉。”她擦了擦眼泪,“是不是打扰到你睡觉了?”

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商陆皱眉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梦里都能哭醒的人,一定是有心事的吧。

乔荞平复着自己的心情,不想让人看到她如此懦弱的一面。

她强装平静,“没事,就是做了一个噩梦,实在抱歉,打扰到你睡觉了。”

商陆还是有些不放心,“真的没事?”

“没事。”乔荞强装平静,“赶紧睡吧。”

商陆:“我还要看点东西,你先睡吧。”

乔荞:“你一直没睡?”

商陆撒谎道,“你不是说破产了就要有破产的姿态吗,刚刚找到新工作,我需要多熟悉业务。”

鬼知道,他其实是因为男人最基本的那点生理需求,32年来一直没有得到过释放和舒缓。

越是克制压抑,越是强烈。

又突然和一个女人共处一室。

而且这个女人一点也不让他讨厌。

他实在是睡意全无。

“哦。”乔荞也没阻拦,“那你也别太晚。”

“嗯。”

早上,商仲伯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。

看到商陆脸色有些疲惫和憔悴,明显是昨晚没有睡好,商仲伯把豆浆递给他,故意问:

“商陆,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?”

商陆与商仲伯对视。

商仲伯笑得别有深意。

而他,微微蹙了蹙眉,“还行,如果你不在这里,或许我能睡得更好。”

“商叔叔才刚刚来一天。”乔荞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,“你让商叔叔多住几天。”

突然发现自己又喊错了,她忙改口,“爸,不好意思,我还没有适应过来。”

商仲伯笑了笑,“没事,没事,多几次就习惯了。”

乔荞又说,“爸,过几天我买的新房就要交房了,等装修好后,你和我们一起搬过去住吧。你腰不好,别在乡下种地了。”

“唉!”商仲伯叹一口气,“我一个糟老头子,怎么能跟你们小年轻住在一起,会碍你们眼的。”

“爸,我是真心的。”

她从小就没有体会过亲情。

那一次藏区之行,商仲伯与她生死与共,一路上的相扶相持,待她比亲人还亲。

她早就把商仲伯当亲人了。

叫商仲伯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,她不是表面的客套话,完全是出于真心。

但乔荞知道,很多农村出来的老年人,都怕给儿女添麻烦,所以她又找了个理由:

“爸,再说了,等新房子装修的时候,我和商陆都没有时间,你还能帮我盯着点工地。”

“你买的房子是清水房,没装修的?”

“嗯,清水房。”

“那行啊,我会木工,我还能帮着干点。”

“是吗?!”乔荞惊喜,“爸,你还会木工呢,木工的活都很难的吧,爸,你真是不简单呢。”

商陆静静吃着早餐,默默腹语:他不简单的地方还多了。

两翁媳越聊越有话题,一顿早餐的时间,就这么把新房装修的事情给定了。

旁边吃着早餐的商陆,完全加入不进去。

他倒像个外人。

乔荞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,总觉得他吃早餐的动作过于优雅了一些,优雅得像是电视剧里的豪门世家。

她和商仲伯边吃边聊,一个水煮鸡蛋三两口就吞下肚的动作,和商陆的优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但她还是没有慢下来。

习惯了什么事都雷厉风行,她三两口把豆浆喝完,起身拿起包包掏出二千块钱现金放在桌上。

“爸,楼下就有卖菜卖肉的小店,你中午自己买菜做饭啊。我先去上班了。”

“荞荞,你不用给我钱,我有钱。”

“没事,你拿着。”

乔荞走后,商仲伯拿起一叠现金数了数,“2000,第一次有人这么真心真意地孝敬我。”

商陆知道商仲伯沉甸甸的心情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重庆发扬科技有限公司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

Powered by 重庆发扬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